March 24 2020

Deep L 推出中文和日文機器翻譯了!

Deep L 推出中文、日文機器翻譯功能

最近翻譯界的消息是知名機器翻譯服務 Deep L 終於推出中文和日文!除了 Google Translate 之外,在翻譯圈最有名的機器翻譯大概就是 Deep L,因為它們在歐語系互譯的品質上,一般認為明顯勝過最有名的 Google 翻譯。此外,過去大家認為 Deep L 在處理歐語系上雖然品質不錯,但為人「詬病」的一點是完全沒有亞洲語系。

就在最近宣布它們增加了中文與日文,並且宣稱品質依然勝過其他主要的機器翻譯。在下圖裡,Deep L 依然一枝獨秀,甚至大幅超越一般中文譯者認為很不錯的有道翻譯。

接著,我就用兩個句子簡單快速測試一下幾個機器翻譯的結果。這個句子來自 New Yorker 的文章:The Coronavirus Crisis Reveals New York at Its Best and Worst


範例

原文一

Only people put mental brackets around a phenomenon like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and attempt to give it a name and some historical perspective, some sense of precedence and possibility. The coronavirus, indifferent to individuals, has no creed or moral purpose, but it becomes human when it hits us—neither microscopic nor historic, just the size we are as we experience its effects. As Albert Camus wrote in “The Plague,” the 1947 novel that’s becoming to this disruption what W. H. Auden’s “September 1, 1939” was to the aftermath of 9/11, the microbe has no meaning; we seek to create one in the chaos it brings.


我認為這個句子要注意的是 put mental brackets around 的翻法。


Google 翻譯

只有人們對冠狀病毒大流行之類的現象置之不理,並試圖給它起一個名字,一些歷史觀點,某種優先感和可能性。冠狀病毒對個人無動於衷,沒有信條或道德目的,但是當它襲擊我們時,它就變成了人類-無論是微觀的還是歷史性的,只是我們在經歷其影響時的大小。 正如阿爾伯特·加繆斯(Albert Camus)在1947年出版的小說《瘟疫》中所寫的那樣,這種破壞已成為W. H.奧登的《 1939年9月1日》在9/11之後的意義,微生物沒有任何意義。 我們力求在混亂中創造一個。

Deep L 翻譯

(經簡轉繁)只有人們在冠狀病毒大流行這樣的現象周圍加了精神括號,試圖給它起個名字,給它一些歷史的角度,給它一些先例和可能性。冠狀病毒,對個體漠不關心,它沒有信條,也沒有道德目的,但當它擊中我們的時候,它就變成了人類--既不是微觀的,也不是歷史的,只是我們在經歷它的影響時,我們的大小。正如阿爾伯特-加繆在1947年的小說《瘟疫》(The Plague)中寫道:"對這種混亂的影響就像奧登的《1939年9月1日》對9/11事件的影響一樣,微生物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在混亂中尋求創造一個。

有道翻譯

(經簡轉繁)只有人們把冠狀病毒大流行這樣的現象放在精神層面,並試圖給它一個名字和一些歷史觀點,一些優先感和可能性。冠狀病毒對個體漠不關心,沒有信仰或道德目的,但當它襲擊我們時,它就變成了人——既不是微觀的,也不是歷史上的,只是我們經歷它的影響時的大小。正如阿爾貝·加繆(Albert Camus)在《鼠疫》(The Plague)一書中所寫的那樣,這部1947年的小說對這種破壞的影響,就像w·h·奧登(WH Auden )的《1939年9月1日》(September 1, 1939)對9·11事件的影響一樣,微生物沒有任何意義;我們試圖在它帶來的混亂中創造一個。

搜狗翻譯

只有人們把心理支架放在像冠狀病毒大流行這樣的現象周圍,並試圖給它一個名字和一些歷史的觀點,一些優先感和可能性。冠狀病毒對個人漠不關心,沒有信仰或道德目的,但當它擊中我們時,它就變成了人類——無論是微觀的,也不是歷史性的,只是我們經歷其影響時的大小。正如阿爾伯特·加繆在《瘟疫》一書中寫道的,1947年的小說正在破壞W.H.Auden的"1939年9月1日",是9/11事件的後果,微生物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尋求在它帶來的混亂中創造一個。


你覺得哪一個翻得比較好呢?我個人認為有道在整體的正確度上比較優。


...


原文二

We have always known that having the confidence to act, and the clarity to see if the way we act is good, is vital to our continued existence. Our continued existence! It used to be a kind of metaphor, really meaning “the easy perpetuation of our familiar way of life.” No more.

Google 翻譯

我們一直都知道,有行動的信心,清楚了解我們的行動方式是否良好,對於我們的持續生存至關重要。我們繼續存在! 它曾經是一種隱喻,真正的意思是“我們熟悉的生活方式的輕鬆延續”。 不再。

Deep L 翻譯

(經簡轉繁)我們一直以來都知道,擁有行動的信心,以及清醒地看清我們的行動方式是否是好的,對我們的持續存在至關重要。我們的持續存在! 這曾經是一種比喻,真正的意思是 "我們熟悉的生活方式的輕鬆延續"。不,沒有了。

有道翻譯

(經簡轉繁)我們一直都知道,有行動的信心,清楚地看到我們的行動方式是否正確,對我們的繼續生存至關重要。我們的繼續存在!它曾經是一種隱喻,真正的意思是“我們熟悉的生活方式的簡單延續”。 沒有更多。

搜狗翻譯

我們始終知道,有信心採取行動,並明確看看我們的行為方式是否良好,對我們繼續存在至關重要。我們的繼續存在!它曾經是一種隱喻,真正的意思是"我們熟悉的生活方式的輕鬆延續"。沒有了。


這句看起來大家翻得差不多,我想看 Our continued existence! 的翻法,不過似乎都不是很好。不過用這樣的句子來測對機器(演算法)來說有點困難,在不瞭解語義的情況下,有時這種看似簡單的句子反而機器很難處理。


...


不要混淆機器翻譯軟體(MT)和翻譯輔助軟體(CAT)

不知道你認為哪一個翻得好呢?雖然兩個句子無法深入評判機器翻譯良窳,但我認為目前有道翻譯在英翻中還是挺不錯的,Google 翻譯作為最知名的機器翻譯,它在其他語言的著墨仍然蠻深的,一時間可能不容易超越。另外,在實測時我發現 Deep L 的速度比較慢,其他機器翻譯則幾乎都是馬上給結果。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到網站上試試看:

Google 翻譯
Deep L 翻譯
有道翻譯
搜狗翻譯

機器翻譯很好用,但和專業譯者的翻譯仍然不一樣。機器翻譯(machine translation, MT)會自動產出譯文,但正確率仍不如人類精準,至於偶而出現優美的譯文也不能當作常態,尤其在特定難度或需創意性的內容上更是如此。機器翻譯的結果通常仍需要人類潤飾才可能臻於完美,所以如果你本身不具備翻譯專業,或不知道該如何修改機器翻譯譯文,那麼還是要找專業的譯者處理比較好。

至於翻譯輔助軟體(computer-assisted translation, CAT)則不會自動產出譯文,它主要給專業譯者使用,用許多專業功能幫助譯者更聰明完成工作,例如搜尋、儲存、管理術語、翻譯記憶等,一般來說翻譯速度可提升 30%~50%。當然,許多翻譯輔助軟體都有串接機器翻譯,但譯者即使用機器翻譯也不會完全仰賴它,大部分還是需要修改。

如果你是從未使用過翻譯輔助軟體的專業譯者,歡迎你註冊試用 Termsoup,因為 Termsoup 是許多譯者認為最簡單、直覺、好用的翻譯輔助軟體,操作非常容易!如果你不是譯者的話,那麼翻譯輔助軟體對你可能幫助有限喔。

軟體 翻譯 CAT

作者

Joanne Chou

Joanne is an English-Chinese translator, a UI/UX designer, and the co-founder of Termsoup.